半年济南汉服体验店多了30家

半年济南汉服体验店多了30家
解明丽试穿店内的汉服
半年济南汉服体验店多了30家
身着汉服的年轻人与游客合影

新时报记者王汗冰

实习生于立潮 摄

今年“五一”,“袍子”(穿汉服的人)刘蕤蕤带着30名“同袍”(袍子之间的互称)浩浩荡荡“攻占”宽厚里时,又想起两年前那次旅行:身着汉服的她走在人群里,因为要强忍着激动和羞怯几乎要流眼泪。不断有人找她合影假装穿越,也不断有人问她是不是演员走错片场。时隔两年,她就从单打独斗变成了拥有上千名“同袍”的济南汉服圈名人,再穿汉服出街,向她要淘宝链接的越来越多。

一转过年来济南穿汉服的人就一茬茬的

刘蕤蕤几乎每个周末都会穿着汉服晃荡在曲水亭街、宽厚里、大明湖或者黑虎泉等地,刷汉服的存在感。19日,记者见到她时,她正穿着一袭淡蓝色褙子,或许为配合衣着,她说话也变得轻声细语。她说,这些地方与汉服自带的诗意极其匹配。有时候她会带着汉服群里的“同袍”一起,互相之间拍美照上传到群里或者贴吧分享。“尤其是转过年来,济南穿汉服的人就像突然从地里冒出来的麦苗,一茬一茬层出不穷。”

“2017年我无意间看到了古风歌手银临演唱《锦鲤抄》的现场,古风歌曲配上汉服那叫一个美,脑子里蹦出一句古诗——‘云想衣裳花想容’。”刘蕤蕤至今记得被汉服击中内心的一刹,“多年来会背的古诗古文、认识的历史文物、习得的传统礼仪,似乎都有了一个明确的着落点。”刘蕤蕤描述两年前刚穿汉服的时候“就像小孩子偷穿妈妈的高跟鞋,所有臭美时的满足感与新鲜感都悄咪咪地藏在没人注意的地方”。

尽管间隔不久,但那时济南穿汉服出街的人少之又少,偶有“同袍”还时常有人错穿成了影视戏服。而她只能夜间在小区里走一圈孤芳自赏,“那画风简直就是鬼片既视感”,说到这里她哈哈大笑。几乎同时,在遥远的成都和杭州,穿汉服的年轻人已经遍布满大街。“多亏了抖音,成都、杭州、西安等地的汉服风就借着短视频从网络上一路刮到了济南。”她说,“这几个城市也在那段时间贴了新标签:开放、包容、会玩儿。”

襦裙、曲裾、披风、褙子、深衣……不到一年时间,节假日在济南遇见身着各种形制、各种颜色汉服的人已经司空见惯,驻济各大高校也纷纷成立了自己的汉服社。过去不久的“五一”小长假期间,曲水亭街的居民曲先生就表示几乎每过十几二十分钟就能看到穿汉服的游人。“大大方方地游走拍照,汉服与穿常服的人并行,违和感越来越模糊。”刘蕤蕤说,这届年轻人更活跃,更自由,也自信。

95后00后走进传统文化的切口

1992年出生的刘蕤蕤自称是汉服圈的“大表姐”,因为随便从群里拉个人出来,基本都是95后、00后。这样的年龄比例并非汉服群里的个例,天猫发布的《2018汉服消费人群报告》的数据在年龄上也呈现出这样的分布状态,95后占据了汉服消费的一半以上。

穿汉服的不止有女生也有男生。圆领袍、短褐、道袍、披风都备受男生喜欢。17岁的盛明杨就尤其喜欢一件黑红相间的圆领袍,腰间系上细细的宫绦,年轻的脸庞顿时增加几分俊逸潇洒的气质。

1996年出生的解明丽圈名叫“浮生若梦”,去年国庆节正式“入坑”汉服圈。因为入坑太深,干脆辞去了影视公司的工作,自己开了一家汉服体验馆,圈内人也叫她解老板。她最爱一件唐制的齐胸襦裙,穿好后,对着镜子一丝不苟地编好发髻、上妆,一系列动作下来,她感觉自己似乎走进了历史中。

“袍子”们还因汉服结缘,共同开展线下活动。“今年的花朝节、汉服日我们都组织同袍们共同出游。有些人可能之前只是在网络上联系过,但因为共同的爱好,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至今,他们汉服群迎新的表情图就是几十人穿着汉服在大明湖拍的合照。解明丽也因此结交了很多好友,其中就有园园和墨流,这两个名字都是圈名。

其中墨流是男生,本名田洪旭,00后,他是济南最早开汉服体验店的人。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穿着一件浅色道袍,双手往袖子里一抄,像极了历史课本中的古人形象。

“如果探问穿汉服的好处,最大的莫过于汉服成为一个年轻人走进传统文化的切口。”解明丽、园园、墨流入圈时间不长,已经超出了对汉服本身的喜爱。“可能会因为一件汉服的纹饰,进而了解这个朝代的衣食住行,顺便背了背这个朝代的诗文,又捎带手研究了一下这个朝代保存至今的文物……一条线下来,竟然最终成了入坑传统文化。”墨流说,这叫始于衣冠,达于博远。

全市30余家体验店尚无原创品牌

尽管今年汉服在济南突然大热,受众仍然是小部分人,互相之间甚至都是熟悉的。“今年有很多人要开汉服体验店都来我这里取经,据我所知目前新开的至少有30家了吧。”墨流说,目前汉服体验店多以品牌加盟为主,济南还没有原创品牌。

在淘宝,200元左右就能买到一件汉服,但要想少一点“塑料感”,至少500元。一家被“袍子”们奉为“神店”的店铺,近万元一件的手作汉服已经预约到2020年。“你不知道袍子们在汉服方面花钱有多野。”园园说。但大部分年轻的“袍子”因为尚未工作,对过千元的汉服只能远观。

汉服的商机也被业内人士嗅到。

上衣下裳国服订制运营总监张娜娜就注意到了今年济南汉服大热的趋势。“我喜欢称他们为追风少年,他们对汉服的喜爱与国家近年来不断倡导发扬传统文化密不可分。”张娜娜说,他们也在考虑进军汉服市场。“其实现在孩子们穿的汉服批量生产的较多,材质做工都相对粗糙,但是价格很美丽,年轻人能消费得起。如果我们做原创品牌,就要考虑品质和价格之间的关系,既要让年轻人能买得起,更能穿着美。”

另一家主打鲁绣的高定品牌也在踟蹰。“当前交易量最高的是低端汉服产品,95后在经济上没有太高的实力,这就决定了要放下身段迎合年轻人的消费水准。”该品牌市场运营负责人于先生表示,开拓新的汉服品牌在设计方面不乏人才,但面临着缺乏对应面料供应、低端产品利润低、代工厂家少等难题。

数据显示,淘宝的汉服商家已达815家,去年购买汉服人数增长了92%。在抖音上,搜索“汉服”话题,其播放量已经接近百亿。“照这个趋势下去,更大的汉服潮还在后面。”墨流和解明丽都认可,他们这波人的使命是把汉服从小圈子里带出来为大众所熟知,真正普及还得靠下一拨年轻人。“蛋糕现在已经摆在面前,要怎么吃下还得精确论证。”于先生说。

原创文章,作者:汉服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hanfu.0746120.com/658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